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社会 > 奇闻异事

拾荒養家的資陽“口袋婆婆”你的冬天我們守護

 2017-12-12 09:21:17  来源:   
导读:   馬鞍北路73號,是資陽婆婆蔣貴英在成都的第三個家。搬家三次,這個家距離春熙路最近,但她已經走不了那麼遠了,那裡沉甸甸的垃圾桶,讓她力不從心,她已經81歲高齡了。
  幾年前

  馬鞍北路73號,是資陽婆婆蔣貴英在成都的第三個家。搬家三次,這個家距離春熙路最近,但她已經走不了那麼遠了,那裡沉甸甸的垃圾桶,讓她力不從心,她已經81歲高齡了。

  幾年前,蔣貴英低頭走過春熙路,高過頭頂的垃圾袋,壓彎了腰,路人不經意拍下照片,讓她有了“口袋婆婆”這個外號。背著口袋,年復一年,她搜寻著街面上的礦泉水瓶、塑料紙板,換下一疊零鈔,養活了一家老小。11月28日,關於蔣貴英的故事再次傳到朋友圈,不少成都市民從四周趕來,將“愛心”傳遞過去,試圖用自己的力气,讓老人從“崗位”上退下來。

  11月29日,馬鞍北路73號附71號,一條冷巷进口,有一家生果店、一家蔬菜店。這天凌晨,不斷有人拿著手機,上前問店主,“蔣婆婆是不是住在巷子裡面?”這條長約40多米的深巷,夾在平房與樓房之間,越往裡走,光線越暗,蔣貴英老人的家就在巷子盡頭。

  兩間房子緊挨著。午飯之前,蔣貴英打開一個齊腰的綠皮口袋,可樂瓶、硬紙板、廢鐵塊……攢了3個多月,她准備把裡面的東西歸下類。“鐵塊兩毛錢一斤、礦泉水瓶八毛錢一斤、紙板三毛錢一斤”。佝僂著腰,蔣貴英雙手熟練揀選著這堆“寶貝”,口中默念著它們的價格。

  “春熙路上人多,礦泉水瓶多得很。”蔣貴英告訴記者,遺憾的是,她現在已經去不了那麼遠了,隻能在家四周轉悠。在成都生涯了十多年,蔣貴英開始擔心走丟,她說,“腦袋已經不好使了”。整理完一袋廢品,蔣貴英單手撐著膝蓋,緩緩起身,朝廚房走去,剛走兩步,就一個踉蹌倒在牆邊,她扶著牆,喘了口氣,“有時候就是這樣,有點頭暈,不過一下就好了”,接著,她開始准備一家老小的午飯。

  蔣貴英老人81歲了,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,小女兒在六歲那年得了腦膜炎,始终跟她住在一起,现在已有58歲。女兒年輕時,還能自己行走,有時絆倒在田間地頭,隻能“咿咿呀呀”叫嚷,等人拉扯,后來就開始犯病,抽搐、嘴唇發白,必須維持用藥。有人告訴蔣貴英,罗唆讓女兒就這麼去了,她沒忍心。

  “她生病的時候,醫生就建議抽脊髓,最后人還是沒有治好,早知道就讓她那麼去了。”蔣貴英嘴上這麼說,還是帶著女兒到成都,天天要幫女兒穿衣服,推女兒出門晒太陽。“離開我,她還能怎麼活?”老人割舍不下,隻能默默蒙受。

  幾個兒子每月給蔣貴英450元,她也不嫌少,“他們各自都有家人,都有兩個孩子,也不轻易。”蔣貴英清楚,兒子做搬運、媳婦做環衛工,每個月也掙不了多少,沒必要麻煩他們。外孫诞生未几,他的父親就逝世了,老人又從資陽老家,把他接到成都,沒有奶粉、沒有牛奶,她就用紅薯碾碎,每天喂他。

  蔣貴英老人的故事,被放到了友人圈,不斷有人依照上面的地址,找到老人。“昨天晚上八點鐘回到家,屋裡還有人在等我,是從華陽來的。”蔣貴英拖出桌下的牛奶告訴記者,“這些都是他們帶來的。”

  11月29日上午,前來探访她的人,從各個处所打車過來,一個上午,老人家裡就來了11人,她放下了手頭工作,拿出從資陽鄉下老家帶來的花生,攤在塑料凳子上,接待這些客人。等這些人離開時,老人必定要走出房門,送送他們。

  “她還是值得幫一下。”楊先生今年28歲,应用工作間隙,他找到老人住所,硬塞了幾百塊錢,還把自己電話號碼留給了老人,盼望有事能夠給他打個電話,臨走時,楊先生嘗試著找到房東,想幫老人把這個季度的房租給交了。張女士在美容行業工作,打了輛出租車,花了20多分鐘才來到馬鞍北路,簡單寒暄幾句,塞下幾百元,又趕著回去上班了。

  這種情況,是蒲斌未曾預料到的。蒲斌的網名“彈簧鍋”,也是四川益路同行公益組織的志願者,老人總是會提起“彈簧鍋”,因為從2013年開始,他們就認識了。“當時我也是在收音機裡聽到了老人的情況,后來就想找到她,幫幫她。”蒲斌幾經周轉,在二仙橋的一處民房找到了老人,他記得很明白,老人的房間裡是能夠看到天空的。

  那時候,蔣貴英一家做飯都是用蜂窩煤,她認為蜂窩煤是一種很貴的燃料,兩三個月吃一次肉,家裡洗衣粉也舍不得用。“隻有她外孫的校服才干夠用上洗衣粉。”蒲斌尔后不斷去往老人家中,到目前為止,已經去過98次,每次他都會把老人家的情況記錄下來,“须要什麼、還有什麼困難”。蒲斌說,老人已經足夠偉大了,她撐起了一個家。

  志願者們給白叟買了手機,老人搬家也會告訴這群志願者,從二仙橋到成綿破交,再到現在的馬鞍北路,蔣貴英已經搬了三次家。

  蔣貴英老人的事傳了出來,也讓她多了一絲隱憂,她不想讓老家的人晓得,她在撿垃圾,跟別人交談時也隻說本人在資陽雁江區,具體村組,她答不上來。

  翻垃圾桶,不戴手套,“手套打濕了很難受”,但這也讓老人的手指被一些碎玻璃劃傷。最近兩天,開始有人給蔣貴英送來一口袋塑料瓶,都是裝好的,鄰居也會將家裡的紙板折疊好,放在老人房門邻近,等她收進去。

  蔣貴英生病了,不肯吃藥,她總是對旁人說,“能拖就拖,拖不好就算了。”善意人給她買了一大袋常備藥,囑咐她有個風寒感冒記得吃。500人的微信群,又滿了,蒲斌趕緊新建一個,將二維碼分享出去,五塊、十塊、一百……不斷有人給老人捐款。“到現在已經有三萬多元了。”他告訴記者,良多好心人自願給老人捐款,這些錢也將送到老人手上。成都商報記者 宦小淮 攝影記者 王勤

推荐文章:

返回首页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